侧边导航 拖动可排序

图鉴大全

辅助脚本

词条古老的恐惧ACT2

cp尊请结婚(握拳)  2020-07-06 21:52:28  [历史记录] 113

0706终于翻完了撒花✿✿ヽ(°▽°)ノ✿,这次剧情挺有意思哒~

◇act2


◆2-1 跨界#5
——part1——



连长:是观测站,总部的派遣部队。
连长:本连目前正在向麦克雷迪点位转移。
连长:观测站。希望得到回应。观测站。
连长:……

萨迪尔斯:观测站还没有回应?
连长:是的,一直在尝试通信,但是没有任何反应。
萨迪尔斯:有糟糕的预感……
萨迪尔斯:告诉队员们小心点。
连长:麦克雷迪点是那么危险的地方吗?
萨迪尔斯:你在新闻发布会上什么都没听说吗?
连长:听说这里是濒危物种生存的候鸟栖息地。
连长:但是,禁则事项比双面世界多了好几倍。
连长:是不是机构把危险的阿提帕特拉存放的地方?
萨迪尔斯:听说连贵人都不给办就送走了,作战部最近变得有些挑剔了。
萨迪尔斯:麦克雷迪点,说起来像百慕大三角地区。
萨迪尔斯:一旦失足,就永远回不来了。
连长:百慕大三角地区? 我知道那只是谣言。
萨迪尔斯:确实。但是麦克雷迪点却有所不同,那就是这是事实。
连长:……

古老的恐惧ACT2
萨迪尔斯:麦克雷迪点是学会这个组织的据点。
萨迪尔斯:因为是绝密事项,我不能告诉你,但这是我们弗里德温机构的长久宿敌。
萨迪尔斯:观测站也是为了破坏敌人的动向而设置的。
萨迪尔斯:但是,我突然得到情报说那里出了问题。
萨迪尔斯:所以,为了亲自确认问题,我正在赶过去。
萨迪尔斯:怎么样,解释好了吗?
连长:想深入了解就会受伤的意思啊。我理解得很好。
萨迪尔斯:年轻人的眼色真不错。我很喜欢。
萨迪尔斯:在观测站工作的朋友们应该也像你一样有眼色吧……



◆2-2 残骸
——part1——



总部,到达观测站! 以现在的时间开始作战!
三排从观测站外进入警戒状态,一排和二排将分别搜索地面和地下设施!
确保观测站队员们的人身安全是首要任务! 快动身吧!

古老的恐惧ACT2
萨迪尔斯:真是的……虽然微量,但还有虚数能量。
萨迪尔斯:难道真的换了学会会长吗? 或者……
连长:要员,观测站的工作人员大部分可能已经死亡。
萨迪尔斯:尸体的状态如何?
连长:虽然没有外伤,但大家都一副害怕的表情。
连长:呃……就像是在恐怖电影中出现的情况。
萨迪尔斯:……
连长:要员? 没事吗?
萨迪尔斯:啊,对不起。有点新的想法。
连长:来这儿后,就看到那台老旧的计算机器。是在哪儿用的东西?
萨迪尔斯:捕捉你可能不知道的特殊能量的阿蒂法克纸。
萨迪尔斯:还有中断作战。马上准备撤退。
连长:是?您突然说什么?
连长:现在还没有确认所有员工的生死。就这样……

连长:枪声……?是从地下传来的吗?
连长:二排,发现敌人了吗! 请回答!二排!
萨迪尔斯:……

哎呀,好像上了圈套了。
连长:是?您在说什么?
萨迪尔斯:还是用自己的眼睛亲自确认好吧。你看那边。
连长:是二排吗……?
连长:刚才枪声是什么? 为什么不回应通信!
……
连长:问的话回答不上来! 不服从命令吗?
连长:要,要员……?!
连长:您这是干什么?! 向我军开枪!
萨迪尔斯:我只是把头盔给剥掉了。别激动,好好看吧。

古老的恐惧ACT2
连长:您……您说那蠕动的东西躲在作战服里了吗?
连长:那么……队员们……

萨迪尔斯:我没有时间详细说明,我只能把要点整理一下。
萨迪尔斯:那正是我们的敌人。请下定决心。


——part2——
连长:要员! 观测站全员撤退了!
萨迪尔斯:很好。是老头施展本事的时间了。
连长:天啊。您要把观测站整个搞塌了。
连长:那么多炸药是什么时候埋设的?
萨迪尔斯:这是商业秘密。老狗也有一技之长。
萨迪尔斯:其他的队员都安全了吗?
连长:伤员很多。如果不是要员吸引敌人的视线,我们就会全军覆没。
萨迪尔斯:损失很大。暂时很难再设置观测站了。
连长:但是……,刚才那些也是侵蚀体吗?
连长:那段时间,dive做了无数次……那种令人毛骨悚然的事情,这还是第一次。
萨迪尔斯:运气不错。希望以后也不会再遇到。
萨迪尔斯:去照顾伤员吧。我要向上级报告这件事。
莱恩:听说你亲自联系,不管怎么说,情况好像都不如想象中那么糟糕。
萨迪尔斯:你什么时候说的好像没那么回事。
萨迪尔斯:就像古老的声音警告一样。麦克雷迪点呈现出活跃的迹象。
萨迪尔斯:观测站的朋友们可能不太清楚,然后就冲进了里面。
萨迪尔斯: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但没有看到幸存者……

萨迪尔斯:也许贪食者开始活动了。
莱恩:真是个不愉快的消息……
莱恩:这个事情还是慎重地处理比较好。
莱恩:在大小姐知道把事情闹大前,我先准备好……

莱恩:啊,大小姐?!
莱恩:什么……?那个旅行包是?

古老的恐惧ACT2
伊丽莎白:我已经做好了出发的准备。
伊丽莎白:听说有贪食者活动的迹象? 刻不容迟,得马上出发。
莱恩:没有,刚刚传来的消息,大小姐怎么……?
伊丽莎白:您不知道吗?这个房间打来的电话内容在隔壁房间也能听到。
莱恩:怎,怎么可以把窃听一词说得那么理直气壮呢?
莱恩:现场比较危险。
莱恩:情况也不确定,先做详细的计划,然后再……
伊丽莎白:您在说什么?
伊丽莎白:作为机构负责人,我不能对这些重要的事情袖手旁观。
伊丽莎白:阿尔比翁号也已经做好了出发的准备。
伊丽莎白:如果您很忙,我会先去的,莱恩叔叔,请您慢慢制定计划后跟过来。
莱恩:啊,大小姐! 大小姐啊啊啊啊!
萨迪尔斯:我总是觉得,你保护大小姐的企图似乎毫无意义。
萨迪尔斯:这样子……断了。
萨迪尔斯:但是……
萨迪尔斯:或许这次事件,佩里语的方针是正确的。



◆2-3 跨界#6
——part1——



雷吉娜,不是说过好多次爸爸去寻找湖了吗。
现在不想听湖的故事了! 想见到爸爸!
别闹了。
你是学会的继承人。要保持品位。
爸爸?
妈妈,快看爸爸回来了!
等一下,爸爸! 我现在给你开门!

古老的恐惧ACT2
父亲:雷……吉娜……
雷吉娜:吓……?!
父亲:爸爸……爸爸在这……女……儿……
父亲:雷……吉娜……湖……找不到……
雷吉娜:啊,妈妈? 现在……您在做什么?
雷吉娜:难道爸爸……是吃爸爸的吗……?


这已经不是你爸爸了。只是背叛学会的叛徒。
全都是你爸爸的。那股肮脏的血液也传给你自卑的气质


雷吉娜:肮脏的是你吧!
雷吉娜:我全知道!你在地下室里闯了什么祸!
雷吉娜:我两眼看得清清楚楚!


是探索伟大知识的牺牲品
反而应该感谢那卑贱的东西吧?


雷吉娜:给我闭嘴!
雷吉娜:你这个怪物糟蹋了! 那个人……!
雷吉娜:那个人……
……是谁?


雷吉娜:……
铆钉:嗯?累了再睡一会儿怎么样?
铆钉:刚从窝棚里出来,就扑通倒地了。
铆钉:身体像冰块一样,还以为死了呢。
雷吉娜:埃德尔……
雷吉娜:埃德尔怎么样了? 不会再疯狂了吗?
铆钉:啊哈。她还没睡醒呢。埃德尔枕着你的膝盖躺着褥子呢。
雷吉娜:……
雷吉娜:身上一点伤痕都没有。
雷吉娜:那块被穿透了好几遍的巨大的洞……

埃德尔:嗯……
雷吉娜:起床了吗?身体还好吗?
埃德尔:是的。虽然脑子有点发呆,但感觉非常清爽。
埃德尔:但是……难道我们没有搞什么勾当吗?
雷吉娜:不,就是没有。我差点被从你影子里出来的东西抓住。
埃德尔:原来是这样啊……

埃德尔:对不起。最近很难控制饥饿。
雷吉娜:不能因为肚子饿就不分先后。那种安逸的态度,作为淑女是失去资格的。
埃德尔:怎么会这样……我觉得我算是比较谨慎的……

铆钉:那个,在提到淑女之前,是不是已经失去了作为人类的资格呢?
雷吉娜:你好好呆着。在你那张嘴冻住之前。
铆钉:是,是的。就那样吧。
雷吉娜:埃德尔,铆钉跟着你走的原因,我从阿吉特那里听说了。
雷吉娜:但是我依然对你一无所知。
雷吉娜:比如说……隐藏在你影子里的那个奇妙的东西。
雷吉娜:回答我吧。那到底是什么?
埃德尔:啊,如果是那样的问题,我完全可以回答您。
埃德尔:既然决定担任下一任学会会长,慢慢了解比较好。
埃德尔:这些孩子就是知识之湖

古老的恐惧ACT2


◆2-4 湖的追随者
——part1——



埃德尔:这些孩子就是知识之湖
埃德尔:这是一个可以承载世上所有知识的书库。
雷吉娜:那些触须……是知识之湖?
雷吉娜:那学会难道对眼前的湖就置之不理,都做了徒劳无功的事情吗?
埃德尔:湖并不是完整的。
埃德尔:在很久……以前湖被就分成很多块,分散各地了。
埃德尔:如果比喻成书的话,那就等于没有了字的散页。
埃德尔:所以这些孩子非常敏感。
埃德尔:总要有人陪在身边照顾才不会惹事。
埃德尔:这是学会会长职责中最重要的职务。
雷吉娜:那么……继承仪式……
雷吉娜:难道是为了将这些怪物转移到下一任会长身上的仪式吗?
埃德尔:对,您理解得很快。
埃德尔:果然雷吉娜小姐是下一任优秀的学会会长。
雷吉娜:……
铆钉:嗯,嗯。也就是说雷吉娜要养孩子,挺合适的。
雷吉娜:谁能对别人的前途做决定?!我的前途由考古学决定!
雷吉娜:不管怎么说……
雷吉娜:就像你说的那样,你的餐点正是重新尝试填满缺失的信息。
埃德尔:对的。如果是书的话,您不希望自己的内容丰富吗?
雷吉娜:即使如此,没有必要随手吃掉侵蚀体。
雷吉娜:如果想获得知识,就应该去读书。
埃德尔:但是比起读书,侵蚀体吸收起来更迅速,营养价值也更丰富。
雷吉娜:在我看来,并不好。
雷吉娜:自古以来,饮食……

雷吉娜:对的,要保持品位!
铆钉:瞧你指的那边,你也比想象的好吃多了?
雷吉娜:为什么总说着说着就走去别的呢?
铆钉:那是因为你不适合与人进行愉快的交流。
雷吉娜:你!你改不了随便到处乱放炮火的习惯吗? 着火了怎么办!
铆钉:只是给刚才那些虎视眈眈的家伙们打了一拳。
铆钉:打架不是先打的一方赢吗?哈哈哈哈!
雷吉娜:在窝棚里看到的怪物……?!什么时候追来的?
铆钉:这些家伙来的时候没有跟在后面。好像从一开始就在等我们来。
铆钉:埃德尔,能来个饭后运动帮帮我吗?
埃德尔:当然。正好又到出来的时间了。
雷吉娜:你,你在阿吉特差点被埃德尔吃掉,你还敢从嘴里说出那种话?!
铆钉:唉,那么吓人的话,对外援的工作很难打起精神。
铆钉:还有埃德尔既然已经吃饱了,那么它们暂时会平静下来。
铆钉:我说的对吧,埃德尔?
埃德尔:对不起。我也不能确信。
埃德尔:这些孩子正值盛年,食欲旺盛。
铆钉:看,不是吗!
雷吉娜:到底是什么意思?!
雷吉娜:……即便如此,比起马上被那些怪物们吃掉,应该会更好吧。
雷吉娜:我来阻止敌人靠近! 后面拜托你们了!


——part2——
铆钉:清扫完毕!
雷吉娜:阿秋!!
埃德尔:雷吉娜小姐,您好像感冒了。
埃德尔:听说有很好的民间疗法。
雷吉娜:是,是吗? 那也算你讲的知识吗?
埃德尔:是的,把鸡脂肪涂在脖子上,然后用旧袜子裹起来,据说感冒会好一些。
埃德尔:没有鸡,可以用侵蚀体代替吗?
雷吉娜:还是不要了。我觉得只要阿司匹林就足够了。
雷吉娜:比起这些我更想知道……之前说过的话。
雷吉娜:母亲的遗体到底在哪里消失的?
埃德尔:那个……

雷吉娜:我仔细地寻找了一下窝棚,但没有母亲的遗体。
雷吉娜:弗里德温机构袭击的事,全都是谎言?
雷吉娜:还是说……

雷吉娜:只是因为需要能捡到食物的人,才怂恿我来的吗?
埃德尔:不是假话。安娜·麦克雷迪夫人的遗体……

雷吉娜:埃德尔,不要隐瞒,坦白地告诉我。
雷吉娜:我至少得知道我为什么在这里。
埃德尔:……

古老的恐惧ACT2
埃德尔:就像亲眼所见,这些孩子经常为了捕食更多的知识而疯狂。
埃德尔:能完全控制这些孩子的是创立学会的埃克哈特的后代,
埃德尔:只有麦克雷迪家族的正当继承人。
埃德尔:但是这次没有及时准备继承人。
埃德尔:在这种情况下,弗里德温机构也介入其中,导致其失败。
埃德尔:当时还没来得及搬动的孩子们就占据了夫人的身体,在疯狂地玩耍。

雷吉娜:那么在阿吉特看到的惨状,还有那些觊觎我们的怪物……

雷吉娜:全都是母亲犯下的错误吗?
埃德尔:不是,我知道。夫人应该已经过世了。
雷吉娜:……
埃德尔:留在夫人身上的是学会里一直忌讳的具有知识的孩子们。
埃德尔:如果放任不管,它们为了消除饥饿,会无差别地贪吃知识。
埃德尔:留下这些残骸,继续前行……今后还会继续。
雷吉娜:……
埃德尔:我觉得很难接受,所以没有事前告诉您。对不起。
雷吉娜:我没有要你照顾。
雷吉娜:大家精神都不正常了。别看它像怪物一样,把它放在一边就行了。
雷吉娜:有什么遗憾才把自己的身体交出来?学会到底是什么……!
埃德尔:……
埃德尔:以前夫人不是教过的吗?
埃德尔:所谓学会……就是为贪吃知识之湖而寻找食物的人。



◆2-5 跨界#7
——part1——



铆钉:脸色不太好哦? 埃德尔给我们讲的故事那么震撼吗?
雷吉娜:是。还不如专搞虚伪研究的冒牌分子。
雷吉娜:万万没想到。学会是那种可怕的怪物或崇拜的集团。
雷吉娜:……而且埃德尔不是代替我担任学会会长的吗?
雷吉娜:要不是我离开家乡,也没有必要这么做……
铆钉:事情已经过去,烦恼有什么用?
铆钉:就忘掉吧。埃德尔好像也很适合。
雷吉娜:你觉得说得过去吗?这种事怎么能忘记呢?
铆钉:本来就不想回忆的记忆,就应该深埋在脑海中。
铆钉:不管是被信任的人背叛了,还是买子弹的钱花光了。
铆钉:如果硬抓着这种事情过日子,脑子可能会转不过来的。
铆钉:雷吉娜活到现在也经历过吗?
雷吉娜:……

你这个傻丫头!
自己收拾残局也弄不好,还当什么继承人!
,可是妈妈……这孩子还活着……
肮脏的背叛者……!那个背叛者把我们家毁了!
我们家是什么家族! 怕把背叛者肮脏的血脉交给他。
,我错了……妈妈,我做错了……

太吵了!
为什么偏偏是你! 为什么偏偏是你!
去死!你这该死的丫头! 去死!!
妈妈……呼吸…………妈妈……


雷吉娜:即使那句话是对的,鼓动人回忆起讨厌的记忆好像不太好。
铆钉:哈哈哈! 当然了!我本来就是个坏人!
铆钉:啊,当然其中最坏的还是晒太阳。
雷吉娜:……休息得够充分了。该行动了。
铆钉:哦?要继续一起走吗?
铆钉:你以为做不到就打退堂鼓?
雷吉娜:即使变成怪物,也是母亲的遗体。
雷吉娜:不能害死人。这关系到家族的名誉。
雷吉娜:既然如此,就一定要找到……然后阻止。
铆钉:嗯,嗯。如果柜台协助的话,我很欢迎呢。
铆钉:那我就先去找你妈妈。
铆钉:我会留下标识,你跟埃德尔一起慢慢来。
雷吉娜:请稍等一下。铆钉。
铆钉:嗯?怎么?
雷吉娜:听到问题突然好奇起来了。
雷吉娜:对你来说……你也有不想回忆的记忆是吗?
铆钉:你在说什么呢?
铆钉:首先问自己有没有想回忆的记忆,这是礼貌。
雷吉娜:……

为什么不听我的话啊……!都这么大的丫头还怎么!
此为止吧,人。
那样掐脖子,大脑血液不通,马上就会死掉的。
快把那丫头吃掉!!快点!
亲切的孩子嘛。也很期待
雷吉多么优秀,显然成为学会会长。


雷吉娜:我......
雷吉娜:没有那种记忆。

 

◆2-6 舰船
——part1——



埃德尔:雷吉娜小姐或许很生气,是吗?
雷吉娜:什么?我有那样的表情吗?
埃德尔:是的。看起来非常心乱……是因为我说了多余的话吗?
雷吉娜:不,不是。是因为对母亲的回忆。
雷吉娜:离开家乡后,我却奇怪地忘得一干二净……回来后就稀稀拉拉地浮现出来。
雷吉娜:说真的,虽然不喜欢,但家乡还是家乡。
埃德尔:……
埃德尔:麦克雷迪夫人是历届会长中任职时间最长的一位。
埃德尔:虽然比任何人都珍惜家族和学会……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心向着错误的方向转变了。
雷吉娜:不用为母亲辩护。
雷吉娜:虽然对你感到抱歉……但我觉得离开家乡很幸运。
雷吉娜:如果一直呆在这里,就会像母亲一样长大,或者在那之前死掉。应该是两者之一吧。
雷吉娜:毕竟,现在也是生命垂危的时候。
埃德尔:不可能,请不要担心。
埃德尔:雷吉娜小姐您是下任学会会长。在继承仪式之前,我一定会一直守护您。
雷吉娜:哪怕只是说说而已我也非常感谢。如果没有继承仪式,我会更加感激。
铆钉:那边其乐融融地闲聊的两个人! 在这里!
雷吉娜:找到母亲了?
铆钉:那是嘛,前面没有留下痕迹。
铆钉:我觉得应该从附近开始,一步一步地搜索下去。
雷吉娜:反正……到最后一刻还折腾人呢。
埃德尔:如果就在这附近的话……很难。
雷吉娜:有什么可以猜测的吗?
埃德尔:孩子们都希望成为完整的一个。
埃德尔:为了这个,本能地吸收彼此。
埃德尔:但是,那些留在夫人遗体上的孩子并没有强大到足以吸收我们。
雷吉娜:那么……看来是要增强力量了。
埃德尔:嗯。离这里很近的地方有安置历代学会会长遗骸的祭坛。
埃德尔:如果孩子们掌握了那个地方,可能光靠我们自己是很难做到的。
雷吉娜:我可不行。不能让死者的尸体也受到侮辱。
雷吉娜:去祭坛吧。现在还来得及……

古老的恐惧ACT2

艾米莉:嗯?雷吉娜小姐?
雷吉娜:艾米莉……?
雷吉娜:你不是说过要进城生活吗?这是怎么回事?
艾米莉:偶尔想回家乡嘛。托他的福,还见到了以前没见过的朋友。
艾米莉:雷吉娜小姐有什么事吗?以前一提起家乡,不是就感到厌烦吗?
雷吉娜:嗯。因为家里有急事……
铆钉:直——击! 铆钉选手,插上沉甸甸的直球!
雷吉娜:你在干什么?!这是我家乡的朋友!
雷吉娜:不能再忍了!不清醒也有个度数!
埃德尔:冷静一下,雷吉娜小姐,那不是人。
雷吉娜:别胡说八道!难道我看见了虚无的东西吗!
雷吉娜:埃德尔你可要睁大双眼看看!
雷吉娜:是……?!
雷吉娜:那……那些怪物……怎么办……什么时候这么多……

铆钉:哎呀,刚才很高兴搭话的人怎么了。不是外表,而是内心。
雷吉娜:我跟那些怪物搭上话了……?那我眼中的艾米莉……?
铆钉:你不会在这个时间里和住在城市的朋友在树林里相遇吧?
铆钉:打起精神来,雷吉娜! 这是陷阱!



◆2-7 弗里德温机构
——part1——



铆钉:那边又涌上来了!
雷吉娜:到,到底有多少?!抓也抓不完啊!
铆钉:万岁!太好了,真的!
雷吉娜:就那样下去会死掉吧!
埃德尔:那些孩子可能已经吸收了所有生活在离领地很近的城市的人。
埃德尔:真的……真是个挡不住的贪心鬼。
雷吉娜:这个……?
雷吉娜:铆钉,刚才没感觉到什么吗?!
雷吉娜:在祭坛方向,有一种不祥的事要发生的感觉。
铆钉:对不起! 我现在正逢生呢!只留下信息!
雷吉娜:啊……真的!
雷吉娜:埃德尔,如果是你的话,应该会给我开路吧?!
埃德尔:是?我知道您的心情很急,但放下这样的晚餐就那样走,不就失礼吗?
雷吉娜:现在不是说那种胡话的时候!
雷吉娜:你听着,埃德尔。
雷吉娜:我也很难解释,但是……要马上去祭坛!
雷吉娜:我有预感如果不这样做就会发生很糟糕的事……
埃德尔:那个……?
雷吉娜:是次元舰船的层面……?难道是管理局觉察到这一变故而派发的?
雷吉娜:喂! 这里需要帮助!
雷吉娜:在听吗?!那里的人……?!
雷吉娜:铆钉?! 在这种情况下还推倒我,这是什么意思!
铆钉:别傻了! 想活下去就趴下!
雷吉娜:哈? 说什么……?!


阿尔比翁号舰船上的广播。
本舰船现为现实重叠型封锁坐标,弗里德温机构成功进入状态。
非柜台乘务员在外观测时请使用视觉过滤器。
用肉眼观察时可能会出现精神异常症状。


伊丽莎白:就像记录中记载的那样,景色和现实没有什么区别。
伊丽莎白:竟然把两面世界和现实重叠起来当作大本营,虽然浅薄,但是非常有效率。
莱恩:是的,我必须向您保证。没有进入坐标,单向舰船也无法进入的铜墙铁壁。
莱恩:如果不是古老的声音信息,可能进不来。
萨迪尔斯:每当那边联系的时候,就会爆发问题,还不如叫"不幸的声音"更合适?
萨迪尔斯:我不知道在电话那头是谁,但肯定是让人很难高兴的人。
莱恩:我也同感。但是值得信赖的合作者也是事实。
伊丽莎白:我听说,如果是古老的声音,肯定是和与管理局的应急联络网有联系……
伊丽莎白:能再联系上,我觉得挺有意思的。
萨迪尔斯:什么,我觉得您现在应该感兴趣的对象是另外的。
萨迪尔斯:残骸是由贪食者的虚能量形成的。
萨迪尔斯:单靠舰炮射击很难清剿。该柜台上场了。
伊丽莎白:没错。人数也相当多。
莱恩:最近有报告显示,临近的小城市里发生了急性侵蚀体灾难。
莱恩:不管怎么说……好像比我们先一步行动了。
伊丽莎白:……那么没有理由再拖延了。
伊丽莎白:让贪食者永远消失,这就是机构的宿业。
伊丽莎白:现在在这里以女王陛下的名义,我宣布净化行动开始。
伊丽莎白:全部,请烧掉。

古老的恐惧ACT2


◆2-8 绅士和执事
——part1——



雷吉娜:呼!呼呼……!
雷吉娜:铆钉!伤得厉害吗?! 全身都是血!
铆钉:没事!一点擦伤而已!
雷吉娜:头上鲜血直流的声音这是什么!
雷吉娜:到这边来吧! 冷冻一下可以防止出血!
铆钉:谢谢你担心我……不过你能回头看看吗?
雷吉娜:什么? 突然回头是什么意思……?
残骸:盛宴准备好了。宴会开始了。
雷吉娜:什么……?!

古老的恐惧ACT2
萨迪尔斯:我以为只有残骸,怎么也有小姑娘啊。
萨迪尔斯:出来串门的吗?虽然很遗憾,但是好像选错了场所。
雷吉娜:谢,谢谢你帮忙。
雷吉娜:但是……你是谁?
萨迪尔斯:摩根,萨迪尔斯·摩根。坐着漂在上面的舰船过来的。
雷吉娜:嗯,你说什么?
雷吉娜:你们精神正常吗? 居然向平民居住区发射炮弹!
莱恩:您说是平民居住区? 是这里吗?
萨迪尔斯:不可能。这里是马津和麦克雷迪点的中间。
萨迪尔斯:我觉得小姑娘好像认错了什么。
雷吉娜:还出现在我面前真是厚颜无耻啊……
雷吉娜:作为麦克雷迪家族的继承人,
这次事不能就这样过去!
雷吉娜:一定要向管理局正式抗议你们!
萨迪尔斯:您是麦克雷迪家族的继承人? 真的是您?
莱恩:形象和想象中的有很大不同。
莱恩:那么小姐您是新的学会会长吗?
雷吉娜:什么? 啊,不。我不是学会会长。
雷吉娜:不是,等等……
雷吉娜:你,怎么会知道学会的?
萨迪尔斯:她不可能不知道,我们就是……
埃德尔:因为是学会的宿敌,弗里德温机构的猎狗。
雷吉娜:埃德尔?没有受伤吗?
埃德尔:没关系,雷吉娜小姐。不用担心我。
埃德尔:我是担任这届学会会长的埃德尔 ∙ 迈特纳。
埃德尔:请两位从雷吉娜小姐身边退下。
萨迪尔斯:……不是麦克雷迪家族的人,却自称学会会长? 有可能吗?
莱恩:情况好像比想象中的复杂。
莱恩:首先还是带您到机构去,再调查一下比较好。
雷吉娜:听来听去……到底要带谁去?!
雷吉娜:麦克雷迪家族的继承人有责任维护这个领地,我就是雷吉娜·麦克雷迪!
雷吉娜:我一克也没有向你们这些非法入侵者屈服的想法!
雷吉娜:想来就试试看吧!
埃德尔:雷,雷吉娜小姐……
埃德尔:很帅气……不愧是引领学会的人.……
埃德尔:我们也会全力帮助。
埃德尔:把敢欺负雷吉娜小姐的人……全部吃掉!



◆2-9 贵族大小姐
——part1——



雷吉娜:哈……?!
莱恩:只建造冰墙不是结束。
莱恩:如果您想守住队友,请考虑更战术性的行动。
雷吉娜:不好意思,为什么突然给敌人提忠告?
莱恩:这个并不重要。堂堂正正的胜负才有应该守护的价值。
铆钉:埃德尔,小心!
萨迪尔斯:您说您是新任学会会长,真是不简单啊。
萨迪尔斯:这样下去很难接近。
伊丽莎白:那我给您开路吧。

古老的恐惧ACT2
埃德尔:唔啊!!
伊丽莎白:不经常争执因为不会优雅。
莱恩:啊,大小姐! 不是说过好几次乖乖待在舰船上吗!
萨迪尔斯:你还没有放弃吗?
萨迪尔斯:虽然我的朋友很固执。
雷吉娜:那个人是……?
伊丽莎白:弗里德温机构长,伊丽莎白·潘德拉根。
伊丽莎白:通过报告我听到了一些说法,但这是第一次见面。
雷吉娜:弗里德温机构长……?你?
铆钉:真的有那样的吗? 天哪天哪!
雷吉娜:埃德尔说话时你是高兴地回答,实际上也是不知道的吗?!
铆钉:老练的外援,就算委托人指鹿为马,我也不会顶撞她!
雷吉娜:这不是外援,是奸臣而已!你真是个什么都会干的家伙!
伊丽莎白:您是新的学会会长,还有您是回来麦克雷迪家族的继承人。
埃德尔:……
雷吉娜:……
伊丽莎白:我不知道为什么这次是两人被分开……

伊丽莎白:作为有义务封存贪食者的人,我给您们两个选择。
伊丽莎白:一个是完全,立即的投降。
伊丽莎白:世外桃源或许不会再出现,但我会承诺您们在隔离区内度过安乐的余生。
雷吉娜:……另一个是什么?
伊丽莎白:当然您们在这里,在我的刀刃下倒下。
雷吉娜:好像似乎是善心的恐吓犯。
雷吉娜:再次重申,作为前麦克雷迪领地的正当主人,一定会对你们擅自入侵和破坏的行为负责!
伊丽莎白:很好。协商破裂了。
伊丽莎白:就算是彼此新锐组织的一次对决,也并不是一件坏事。
伊丽莎白:啊,在那之前我先教您们一件事。
伊丽莎白:用全国际象棋来比喻我就是女王,用宝石来比喻我就是亚历山大。
伊丽莎白:希望您们能明白这个没有胜算却敢于挑战的事实。
雷吉娜:……哎呀,什么女人都有的吗?
铆钉:哇……竟然说那种无耻的台词,果然是贵族大小姐。
铆钉:和雷吉娜第一次见面时也都是相似的。
雷吉娜:还,还没到那个程度吧!!
铆钉:……你是不是暗暗期待看起来那样?
伊丽莎白:马上就是茶点时间。
伊丽莎白:我会以最快的速度……

伊丽莎白:让您们感觉到实力上的差距。



——part2——
雷吉娜:啊哈……啊哈……
雷吉娜:这,这程度,还远着呢!
伊丽莎白:您的脖子还挺硬呢。
伊丽莎白:让您们低下头吧。
埃德尔:啊嗯……

雷吉娜:埃,埃德尔?
伊丽莎白:……
雷吉娜:你个傻瓜!用身体去挡住怎么办!
埃德尔:不是说了嘛……继承仪式之前,我一定会守护您……
雷吉娜:说什么傻话!再这样下去的话,下届学会会长什么的我都会辞职的! 明白了吗?!
埃德尔:没关系……
埃德尔:正如您所看到的……我不会轻易死去。
伊丽莎白:为亲友舍身,您那牺牲精神让我敬佩。
伊丽莎白:但是要区分公与私的界线,到此为止。
伊丽莎白:……嗯?!

阿尔比翁号,左舷被击中! 机房受损!
发动机功率正在急剧下降! 请下达指示,机构长!


伊丽莎白:什,什么,这是…….?
伊丽莎白:难道那里存在……贪食者?
莱恩:大小姐! 您得走了!
伊丽莎白:您说什么?! 再多一点就能把学会的主人制服了!
伊丽莎白:不能错过这样的机会……?!
伊丽莎白:什,您在干什么?! 摩根!!
萨迪尔斯:哈哈,如果是平时的话,我会站在大小姐这边,但现在朋友的话是对的。
萨迪尔斯:如果不马上从这里逃生,我们会永远被困在麦克雷迪点里。
萨迪尔斯:所以责骂的话等我出去再听。
萨迪尔斯:哎呀,但是最近好像有点胖了。比想象的要重啊?
伊丽莎白:什,什么话啊! 您这个变态的大叔!请马上放下我,快点!!

雷吉娜:嗯……
雷吉娜:到,到底是什么!那些自以为是的人?!
雷吉娜:都是突然各种横行霸道,然后突然离开!
铆钉:雷吉娜,那个好像不是现在最重要的。
铆钉:那个大概是你妈妈吧……
铆钉:不管怎么说,看起来对我们很关注。



◆2-10 决斗
——part1——



雷吉娜:哈,怎么做呢? 作战上后退吗?
铆钉:是的,看着她那垂涎欲滴的表情,好像不会放过我们乖乖逃跑……

铆钉:向她挥手怎么样?好久没见的女儿,说不定能绕我们一命?
雷吉娜:那不是我的母亲,而是怪物!
雷吉娜:还有……即使真的是母亲,我也不会那么高兴。
埃德尔:……
埃德尔:逃跑吧雷吉娜小姐。
雷吉娜:埃德尔?
埃德尔:我来争取时间。这段时间您们逃跑就行了。
雷吉娜:什么蠢话?! 埃德尔也要一起逃!
埃德尔:这不可能,雷吉娜小姐。
埃德尔:虽然只是半吊子,但我也是埃克哈特超越知识学会的会长。
埃德尔:还有把分散的知识之湖变成一个整体,这是学会会长我的义务。
雷吉娜:要和那个怪物打架吗?一点胜算都没有!
埃德尔:跟这个没关系。因为知识之湖一定要融为一体。
埃德尔:即使……即使我成为被吃掉的一方。
雷吉娜:……
埃德尔:雷吉娜小姐。
埃德尔:雷吉娜小姐一定会成为优秀的学会会长。
埃德尔:所以请逃跑。
埃德尔:直到有一天,这些孩子所掌握的知识得到继承……

埃德尔:一定要活下来。
雷吉娜:……
埃德尔:虽然和雷吉娜小姐见面的时间很短,但我真的很开心。
埃德尔:那么……到此为止。



◆2-11 古老的恐惧
——part1——



铆钉:雷吉娜! 还站在那儿干吗?
铆钉:埃德尔也不能坚持很久。现在该逃跑了。
雷吉娜:……
雷吉娜:果然还是不行。
雷吉娜:我要绕回去。不能让埃德尔被那个怪物抓住。
铆钉:什么?
雷吉娜:埃德尔显然是我最讨厌的学会的人……但是……

雷吉娜:也是我必须守护的麦克雷迪领地的英民。
雷吉娜:更何况,埃德尔正在战斗的不是我母亲的尸体形成的怪物吗?
雷吉娜:所以,我也有解决事件的责任。
铆钉:哈,对我来说都是借口……

铆钉:打起来有胜算吗?
雷吉娜:……从我第一次到达这里开始,我就从那祭坛里感受到了不祥的气息。
雷吉娜:虽然不知道是怎么知道这个事实的,但我明显感觉到了。
雷吉娜:只要把那个祭坛摧毁,怪物的力量也会减弱!
铆钉:好的,辛苦你了。
雷吉娜:所以请帮帮忙,铆钉!
雷吉娜:怪物被埃德尔吸引的这段时间,是摧毁祭坛的机会!
铆钉:嗯~可是我没有理由听从雷吉娜你的话~
铆钉:我的雇主不是雷吉娜,而是埃德尔。
雷吉娜:请撕毁合同。我会雇佣你的。
雷吉娜:无终身被解雇的风险!
铆钉:谢谢你的话,但再被麻烦的事情牵扯进去,在我的政策上应该有点困难。
雷吉娜:雇佣金是麦克雷迪家族财产的一半! 还是不够吗?!
铆钉:不管什么都跟我说吧,主人!要钉上什么吗!



——part2——
雷吉娜:没事吧?埃德尔!
埃德尔:雷,雷吉娜小姐?
埃德尔:现在……您在干什么?
雷吉娜:摧毁了祭坛! 现在怪物的力量变弱了!
雷吉娜:我们可以赢!
埃德尔:虽然很明确,但是……
埃德尔:那个祭坛还负责控制强大的力量。
埃德尔:如果随便摧毁的话...
铆钉:嗯……你听到什么不详的声音吗?
雷吉娜:发,发生了什么事?埃德尔?
埃德尔:马上就要刮起风暴了。
埃德尔:这附近会变成一片焦土吧。
雷吉娜:大,大家快逃!
埃德尔:啊,已经晚了。会卷进去的。
雷吉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雷吉娜:嗯……

埃德尔:您醒过来了吗?
雷吉娜:……这,这里是?
雷吉娜:我…… 怎么了?
埃德尔:在风暴消灭后,我们发现您倒在草丛里了。
铆钉:运气真好啊,雷吉娜。如果被风暴卷走,很多时候舰船也不能安然无恙。
雷吉娜:……
雷吉娜:母亲……怎么样了?
埃德尔:对不起。我们去寻找的时候,已经和祭坛一起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雷吉娜:没关系。不是埃德尔该道歉的事情。
雷吉娜:有很多曲折,但是……也可以举行这样的葬礼吧。
铆钉:那雷吉娜现在怎么办? 你要回学校吗?
雷吉娜:……不。
雷吉娜:我已经向埃德尔承诺过要担任学会副会长一职。
雷吉娜:不遵守自己说的话是抹黑家族名誉的行为。
雷吉娜:还有……通过这件事,我也知道了学会不是单纯的邪教集团。
雷吉娜:为了把秘密都弄清楚,我打算在宅邸里和埃德尔一起生活。
埃德尔:我很高兴,雷吉娜小姐。
埃德尔:您终于下定决心要成为下一任学会会长了。
埃德尔:现在该准备继承仪式了!
雷吉娜:你,你不要过来,埃德尔!
雷吉娜:我承诺的只有学会副会长。
雷吉娜:下届学会会长什么的才不想做,所以请让埃德尔继续担任吧!
埃德尔:这,这样啊……

雷吉娜:首先,是寻找不用继承怪物的方法。
雷吉娜:只有这样才能改变我们家族的命运。
铆钉:那个,因为我刚才被受雇了。
铆钉:刚才说的一半财产!没忘记吧?
雷吉娜:作为参考,因为我是穷光蛋。家族的财产不是被埃德尔继承了吗?
雷吉娜:需要在这里的交通卡也切成两半,给你。
铆钉:走开! 你这个坑害外援的骗子!
铆钉:果然是臭名昭著的麦克雷迪的继承人!! 希望渺茫啊!
埃德尔:……

古老的恐惧ACT2

身体……我的身体动不了……
雷吉娜……那可恶的东西……和根本不知道的东西作对……


埃德尔:……
埃德尔:我再次见到您了,前学会会长。
安娜:你……!
安娜:你,你竟还敢在我面前出现……!
埃德尔:世上的事真是难办啊。我也不想以这种方式和您相见。
埃德尔:但是最后过来是为了送您去的。
安娜:我……!我是学会会长……!
安娜:我才是学会的真正主人!你那种东西敢把我推开!
埃德尔:不是,夫人。
埃德尔:夫人不再是学会会长了。
埃德尔:拒绝成为一体,害怕死亡而逃跑的您……只不过是背叛者而已。
安娜:哈……!
安娜:哈哈哈哈哈!
埃德尔:……
安娜:你又不是麦克雷迪家族的血亲,能承受起湖的饥饿吗!
安娜:突然出现冒牌的学会会长,反正你这种东西, 等下就抓着吃!
安娜:雷吉娜也一样!像想和弗里德温机构结伙的爸爸一样惨死!
埃德尔:不。雷吉娜小姐是不一样的。
埃德尔:肯定是能让我满足的人。
安娜:什么……?
埃德尔:对了,而且我没有突然出现。
埃德尔:我一直在您和您的祖先身边。
安娜:什么……你在说什么……?
埃德尔:即使这样,曾想要杀死雷吉娜小姐就太过分了。
埃德尔:我一直把她培养成像模像样的学会会长……您不想让位就做出那种丑态。
埃德尔:说真的,现在都无所谓了。
埃德尔:既然已经回来了,那么首先应该让您领悟到担任学会会长一职的态度。
安娜:你……你怎么能做那种事……
埃德尔:记不起来了吗?您不是一直在对影子窃窃私语吗?
埃德尔:当然,您只听您想听的知识。
埃德尔:怎么可能?
埃德尔:大家都很好奇如何将星星的轨道拨开,如何复活尸体……

埃德尔:您不想知道说这话的人是谁吗?
安娜:那,不可能……
安娜:太不像话了…………

安娜:湖……产生了意识……?
安娜:那,那种事在哪里……
埃德尔:上。
埃德尔:没有收获的对话时间到此为了,夫人。
埃德尔:不是难得享受的晚餐时间嘛。
埃德尔:其实那段时间夫人给我准备的饭菜,我不太满意。
埃德尔:最后,如果能获得好评就好了。
安娜:啊……
安娜:不要……不要……!
安娜:拜托了! 埃德尔,求求你原谅我的无知……!

古老的恐惧ACT2

雷吉娜:埃德尔,你在看什么?
埃德尔:没什么,什么都没有。雷吉娜小姐。
埃德尔:不过……

埃德尔:好不容易才感觉到饱腹感。


◆2-12 结尾 #8
——part1——



罗伊:放开我! 该死的老家伙!
罗伊:你到底要把我带到哪里啊!
萨迪尔斯:哈哈。救了差点在赌场被凑的你,连句谢谢都没有。
萨迪尔斯:你为什么无缘无故地想插足别人的事?
罗伊:有一个骗人的家伙,因为可怜那些傻乎乎地拿钱捐物的人。所以才这样做,为什么?
萨迪尔斯:血气旺盛啊。
萨迪尔斯:但是正义感站出来也要视情况而定。
罗伊:笑话! 光天化日之下绑架人有什么好赖皮的?
萨迪尔斯:自古以来,绅士总是要随时随地游刃有余的。
萨迪尔斯:如果那么不安的话,那就太难看了。
罗伊:那样的话就应该我说吧! 这个该死的老家伙真是的!!

古老的恐惧ACT2
伊丽莎白:所以……是说她这段时间一直在绿茵园读研究生?
莱恩:是的,大小姐。
莱恩:根据调查,最近接到母亲的讣告,她才回到了领地。
伊丽莎白:果然。所以可以自由出入麦克雷迪点。
伊丽莎白:但是她好像完全不知道自己是谁吧?
莱恩:是的,从情况来看,应该是这样的。
萨迪尔斯:喂! 我带回来了。是不是打扰你们了?
莱恩:不,及时赶到了,摩根。
伊丽莎白:辛苦了。那只猴子是伯奈特爵士的孙子吗?
罗伊:什么?你刚才说我是猴子吗?
伊丽莎白:看那模样,好像对猴子失礼了,水蚤。
罗伊:这是……现在要跟我吵架吗?
伊丽莎白:请把握主题。您认为我是可以成为惹是生非的对象吗?
伊丽莎白:如果不是伯奈特爵士的孙子,像您这样的人可能连这样和我面对面的机会都没有。
罗伊:……你知道我爷爷?
罗伊:你,到底是谁?
伊丽莎白:他是我们加官历代有史以来最好的要员。
伊丽莎白:与看起来没有品位,学识和未来的您不同。
罗伊:啊,是吗? 和我认识的爷爷有点不一样吧?
罗伊:我的爷爷只是个平凡的人,跟这些怪人聚会的地方没有缘分!
萨迪尔斯:...隐退后,伯奈特大哥享受了潇洒的生活啊。
萨迪尔斯:训练我们的时候,他就像从十九层地狱中走出来的恶魔啊。
萨迪尔斯:你也学过近距离战斗,那个时候是不是挺累的,莱恩?
莱恩:不是恶魔,而是恶魔本身。
莱恩:拜托不要让我想起不好的记忆,摩根。
罗伊:什,什么? 你们真的和我爷爷认识吗?
罗伊:那你们为什么把我带到这儿来?
伊丽莎白:……最近发生的一系列事件,使我们的机构也意识到需要新的人力供给。
伊丽莎白:我不知道您这样的水蚤能不能满足我高期望值的2%,但我会考虑伯奈特爵士的面子,给您机会。
罗伊:机会?什么机会?
伊丽莎白:了解世界真实情况的机会。
罗伊:那个……是什么?古老的恐惧ACT2
伊丽莎白:被称为克利波特魔王的神圣侵蚀体。
伊丽莎白:贪食者,是加阿谢夫拉的碎片。
罗伊:加阿……什么?
伊丽莎白:我们弗里德温机构很久以前就存在,就是为了把魔王关进这里。
伊丽莎白:还有这也是以后您要做的工作。
伊丽莎白:欢迎来到弗里德温机构的秘密隔离设施,LAKE - 4。
伊丽莎白:罗伊·伯奈特。


 


没用(0)

5人点赞

创建于2020-07-04 23:41:51 举报帖子

  • 选择关注的人

贡献值

声望值

粉丝

  • 选择关注的人
我哪里做的不好,你可以告诉我么?

为作者打赏K币

选择赞助方式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