侧边导航 拖动可排序

图鉴大全

辅助脚本

词条[十字路口操作:探路者]

cp尊请结婚(握拳)  2020-06-29 21:13:28  [历史记录] 175

朱姐和卡琳的三月活动剧情本,月初整理好的。是机翻,看看大概意思就好了_(:з」∠)_

[十字路口操作:探路者]


◇act1

◆1-1近距离遭遇

——part1——

内华达州第16号科学反应炉实验基地

Delta seven 凯尔翁


凯尔:准备情况怎么样? 

研究员:刚刚完成了电源连接。现在充填燃料用液化动力,试验准备就结束了。 

凯尔:你预计成功的几率有多大? 

研究员:如果希望的话,我想说是100%……

研究员:你知道,伊坦德莱布的核心技术是管理局的家伙们独占的。逆向设计也有局限。

研究员:但是要到什么时候为止,只能吃管理局扔过来的骨头呢? 

研究员:我们空军技术研究所,如果说技术力量的话,也是以世界第一自居的。 

研究员:如果这次试验启动成功,那么我们就可以打造出超过常规的舰船级动力驱动的高功率发动机。 

凯尔:我希望能如愿以偿。 

凯尔:因为不能以向地下发动战争为借口,受到国防力量的制约。 

研究员:反应炉耐热充电完毕! 机动待命中!

凯尔:反应炉点火倒计时,开始!

凯尔:3,2,1……

凯尔:反应炉,点火!

研究员:输出顺利上升中!能量信号稳定状态!

研究员:到目标输出80%…95%…

研究员:目标输出都102%!成功了!

凯尔:非常幸运。如果这个性能的话,作为开业中的新型舰船义动力机关就足够了。 

凯尔:我可以向中将报告好情况。 

凯尔:什么? 这声音?

研究员:什么……有点奇怪!

研究员:反应炉周围出现了强烈的侵蚀波反应! 

凯尔:侵蚀波? 这里是侵蚀稳定地带! 不可能! 

凯尔:反应炉的状态怎么样! 

研究员:功率急速上升中!超过了仪表盘的测量值!

研究员:反应炉内的异位与侵蚀波共鸣!这样下去会很危险!! 

凯尔:这样……!

凯尔:停止实验! 请立即停止行动! 

研究员:我,停不下来! 这样下去, 会有大爆发!

凯尔:那就放弃反应炉! 请全员撤离! 立马!!

研究员:好,请稍等!

凯尔:什么? 没时间了! 

研究员:但,反应炉里飞驰的能量正在扭曲着整个车源界面!

凯尔:你说你控制不住的能量在自己打开维度界面? 不可能……? 

研究员:这是……类似于舰船潜水器的能量反应型!

研究员:反应炉产生的能量被作为坐标功能! 

凯尔:什么那么荒谬……

凯尔:那边有没有信号? 

研究员:不是。 可能是在次元失踪的舰船……最坏的情况是侵蚀体的概率……!


◆1-2逃走

——part1——

凯尔:……

凯尔:晕过去了,肯定是听到爆炸声了……

凯尔:反应炉……看上去很可怕。 

凯尔:大家都没事吗?

???:嗯。虽然有点晕车,但胳膊和腿都贴得好好的。

???:哦?不是呢?小脚趾头好像失去了知觉?

???:……时英小姐,合同中没有规定可以垫着委托人坐。

???:在装模作样的时间把沉重的屁股收一下。

朱时英:什么,对不起失礼了。 

凯尔:你们是谁?!

凯尔:这里是一级军事机密设施,擅自入侵者即为即时逮捕对象。 

凯尔:请立即放下武器,听从指示。 

朱时英:怎——么?

朱时英:卡琳小姐,我想问问你,你有小时候分开的双胞胎哥哥吗? 

卡琳:我是独生女。 如果怀疑的话,可以阅览一下出生记录。

卡琳:而且我们目的地不可能有生命体。 

卡琳:万一我有一个不认识的亲人,在这里见面的几率在小数点三位以下。

朱时英:哈哈,那么谁在那边盯着我们看呢? 

凯尔:最后我再警告一次。 请放下武器,听从指示。

卡琳:人……不是吗?

朱时英:真的长得一模一样吧?说是偶然的话,性格和语气好像都太相似了吧?

朱时英:或者说,这是一次命运般的相遇,来到曾经过着冷漠人生的卡琳,不是吗……?

卡琳:请禁止多余无用的话。

卡琳:很遗憾,这边正在执行紧急任务。 

卡琳:无论你是谁,我都不能在审讯室悠闲地接受身份调查。

凯尔:比起人身安全,我更愿意把任务放在第一位。

凯尔:但如果你不遵从指示,我会用武力制服你。

卡琳:很好。 那么这边也用武力抵抗。 

朱时英:嗯,就像兄妹吵架一样,我可以跳出来了吧?

凯尔:说话要小心。 我从来没过那种挑剔的妹妹。 

卡琳:你说话小心点。 对那种木头人的弟弟,即使给他补给一卡车也谢绝了。

凯尔:……你让谁当木头? 要求更正。 

卡琳:……不是太挑剔,而是很细心吧? 单词选择低级啊。

凯尔:你用主观标准评价别人,说明你是一个谨慎,感情上的人物。 

卡琳:光靠皮毛因素掌握情况,说明你性子急,又不思虑。

凯尔:中间评分我给你C-。 

卡琳:100分满分30分。 你应该振作起来。

凯尔:哈!

卡琳:哼!

朱时英:呼,好像是兄妹吵架。

凯尔&卡琳:吵死了!

凯尔:......打乱了我的节奏, 比西尔维娅更让人头疼的家伙。

警卫队:没有。很合得来。 少校。

凯尔:聊天是禁忌!全体队员进入战斗状态!

凯尔:警告已经够了! 请制服入侵者!

朱时英:这样,你已经被包围了? 卡琳小姐,您一定很辛苦吧。

卡琳:既然是特派员,就不要像特派员那样想着看热闹,帮我干点活吧!

朱时英:嗯……

朱时英:当然了,现在只剩下24小时了,还有没有生命呢?

朱时英:那么打扰了,大家呢?


——part2——

朱时英:呼,首先好像被甩了。

卡琳:除非你离开这个军事基地,否则你最终会被抓到。

朱时英:哈哈,首先我决定稍微喘口气。 

朱时英:一上场就打架,我的心都怦怦直跳。

卡琳:......做不到。 进那个房间吧。

朱时英:在这种情况下,只用两个人的进行引诱,真是大胆的反转啊。

卡琳:很吵,除此之外的话!

朱时英:但是这里到底是哪里呢?

朱时英:接近自杀的苦心也是戴夫拉戈。本来想不管出来什么都不惊讶的...

朱时英:我从来没听说过世界上有这样的地方。

朱时英:与其说这里是反面世界,不如说是一个正常的现实世界,不是吗?

朱时英:我们不会,只是移动场所吧?

卡琳:没有,这种设施在我们这个世界不存在。

卡琳:如果有的话,Delta Seven信息和所属的我不可能不知道。 

朱时英:嗯,那么确信的根据是什么?

卡琳:当然有。这儿,请看计测器。 

卡琳:这个世界的物质构成元素比起我们身体的构成,两者的地位要高出5个阶段。

卡琳:戴夫是成功的。这里绝对不是我们生活过的地方。

朱时英:那因为两者的地位差异,24小时内我们身体的构成元素会完全被破坏,这个事实也不会改变。 

朱时英:哈啊……可惜了。

朱时英:如果这个世界很遥远的话,是不是可以这样呆着安度晚年呢?

卡琳:朱时英小姐!

朱时英:哈哈,开玩笑。开玩笑。

朱时英:李根培也是从卡琳小姐的Delta Seven中相信并雇佣的专业外援。 

朱时英:得到多少,我确实应该为你服务得到多少。

卡琳:……

卡琳:我不知道对于你这样的外援来说,这些话是否具有意义……

卡琳:我们是这个绝望状况最后剩下的希望。

卡琳:别忘了,还有很多人只希望我们成功。

朱时英:哈哈,还是这样……

朱时英:我们也是不怎么样的希望。


◆1-3残留在视网膜上的风景

——part1——

警卫队:警备部队,全员集合。

警卫队:然后按照指示检查了监视摄像机。

警卫队:难以相信……入侵者似乎突然出现在反应炉附近。

凯尔:那么……

凯尔:果然,它以飞速的反应炉释放出的能量为媒介,穿透了整个层次界面,感觉是一样的。 

警卫队:但是少校,如果是从世界漂泊过来的,看起来身体和精神都很好。

凯尔:这是合理的指责。 这些疑点通过逮捕后审问过程就能知道。

凯尔:相比之下,志愿军的请求怎么样了?

警卫队:虽然也试过几次,但都以失败告终。 

警卫队:可能是受反应炉暴柱的影响,长途通信受到干扰。

凯尔:……

凯尔:那么,再联系下去的尝试应该没有意义了。 

凯尔:先编一个别动队,然后送到最近的基地。 急需传达情况。

警卫队:是的,少校! 

凯尔:除别动队外,所有兵力将在目前时间内展开紧急搜索行动,寻找入侵者!

凯尔:机密事项有泄露的危险,请大家抓紧时间! 

朱时英:哎呀,休息一会儿就铺满了人。这样下去,就可能寸步难行。

卡琳:看来冲突是不可避免的。 

卡琳:应该改变方针。 回到我们第一次到达的地方吧。

朱时英:是的,是的……

朱时英:是吗?

朱时英:那个,卡琳小姐? 自信满满是好事,但是我俩跑进那个兵力不是有点自信了? 

卡琳:因为你是专业的外援。 那么请满足委托主的要求。

朱时英:哈啊……果然也该找一份平凡的工作了吗? 

警卫队:少校! 入侵者正朝实验设施前进! 对应!

凯尔:我也正在追赶! 靠近就危险了,保持距离掩护吧! 

凯尔:唔,偏偏这个时候沃克上校不在……

朱时英:卡琳小姐!我觉得我对工作环境不是很不满,现在有点问题了! 

朱时英:从很早以前开始,推测是卡琳小姐的这个世界哥哥的人就无情地朝着我纤细的身体投来子弹。

朱时英:但是卡琳你到底一个人在那里干什么? 

朱时英:我再怎么是最强的自由外援,也是天才检察官,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也需要后方支援!

卡琳:对不起,但请你再坚持一下! 

卡琳:这里的这些设施……

卡琳:这些都是与我们世界无法比拟的,只有进步的伊特鲁姆工程技术才能掌握的东西。 

卡琳:如果能了解一下这个设施的信息,我们的任务成功率会有一个明显的提高。

朱时英:……所以说不帮忙的话非常难。

朱时英:那还不算什么,现在的情况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朱时英:我真的很委屈,应该放下手中的刀去学一下射击技术。

警卫队:少校!敌人从掩蔽物中出来,正在接近! 

警卫队:快! 不能瞄准射击!突破防线!凯尔:接触的敌人我来面对! 请勿破坏电热! 

凯尔:唔……?!

朱时英:哇,近距离一看,真的很像。

朱时英:或许名字和长相差不多。

凯尔: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但如果你打算坚持到底,那肯定是没用的! 

朱时英:说话也很可爱。 不知道为什么想折磨你?

朱时英:好,我会尽量不痛不痒地捅你,你最好是放松一下。


——part2——

朱时英:凯尔翁……真的名字也差不多啊。 

朱时英:到了这个地步,像是命运的恶作剧?

卡琳:应该是在看吧? 

朱时英:啊,卡琳小姐。我正在查看疑似卡琳的异世界哥哥的身份证。

朱时英:别不要惊讶,哈! 这位也是Delta Seven的所属!

朱时英:这边的世界里也有叫Delta Seven的部队吗?

朱时英:你不想知道这里Delta Seven有谁吗?

朱时英:说不定可能还有其他脸蛋呢……

卡琳:……只是偶然吧。 没有时间去满足那种无谓的好奇心。

卡琳:多亏了时英小姐赢得了时间,才确保了这些设施的控制权。

卡琳:按照预测,这就像一个高度发展的伊特尼姆反应炉。

朱时英:这个反应炉?

卡琳:是的,在我们Delta Seven公司,它也处于构想阶段……它是一个理论上的动力器官。

卡琳:……

卡琳:所以,重新启用反应炉,就能确保我们世界和这里之间的层次通道。

朱时英:哇,那真是好消息啊。 

朱时英:本来是将高纯度伊特尼特用于能源的荒唐计划。

朱时英:用这个生还的可能性提高了5%吧? 

卡琳:是好消息……

卡琳:是的,对我们来说应该是好消息……

卡琳:……

凯尔:……你们到底是谁? 

凯尔:你不会认为做了这种事也能安然度过吧?

卡琳:什么? 这个人还活着吗? 

朱时英:……请不要说别人听了会误会的话。

朱时英:我不是什么黑暗的暗杀者。

朱时英:不是说随便伤害人。

朱时英:那对一个酷似卡琳小姐的可爱少年下手,也太勉强了。

朱时英:啊,这样看来,战斗模式也跟卡琳一样。 

朱时英:我知道了,还好吵架了,如果不知道的话,应该会一直纠缠下去。

卡琳:我,就是说我的战斗模式怎么样?朱时英:想法太多,缺乏大方感的支离破碎型? 

卡琳:你太鲁莽了吧!

凯尔:静静地听着,我越来越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了。

凯尔:就像我所知道的那样,夺取了设施内的防御系统,并把它关在了我们的隔离区内。

凯尔:那个……甚至外貌……

凯尔:你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凯尔:你偷取易感反应炉......你是打算做什么?

朱时英:啊,那是……

卡琳:时英小姐!

朱时英:没关系,没关系。 反正马上就会知道,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秘密嘛? 

卡琳:……

朱时英:所以说我们的任务就是……说真的,想解释一下有点复杂……

朱时英:简单说来,就是一种垃圾无端投机吗?


◇act2

◆2-1打猎时间

——part1——

李秀妍:……是的,是这样。

李秀妍:知道了。我会转告老师的。

李秀妍:呼……

希尔德:突然呼叫紧急作战?有什么急事吗?

李秀妍:没有。不是在之前,而是因为有要告诉个人的事情才叫的。 

李秀妍:刚才,在科平舰的雷达上出现了猎物的能量信号。

希尔德:是猎物吗? 

希尔德:……难道?

李秀妍:是的。久违的事,有点儿慌了神。 

希尔德:难道,罗幼斌那个家伙动了手脚吗……?

李秀妍:幸好不是那样。 

李秀妍:虽然说是克利波特因子,但是和美娜小姐的那个完全不同的类型。

李秀妍:很难说是初期激活的克利波特因子,强度也很弱……

李秀妍:有可能是感应错误。 

李秀妍:但是这边的信息发现后会第一时间传达给老师,这是规则。

李秀妍:是不是白费劲了? 

希尔德:不,没关系。

希尔德:看来还有剩下的家伙。 

李秀妍:……您打算怎么办?

李秀妍:还是像以前一样处理

李秀妍:不是的话……

希尔德:只要是不活跃的克利波特因子,就没有必要非得处理。 

希尔德:但是如果不是那样的话……当时我会按照协议来进行处理的。

李秀妍:……

希尔德:不管怎么样,如果想详细了解的话,应该去现场看一看。

李秀妍:老师也长得很厉害啊。

李秀妍:什么,我猜是因为谁……

希尔德:李秀妍。 

李秀妍:真是废话连篇了。对不起。

李秀妍:发现位置在内华达沙漠秘密空军基地附近。 

李秀妍:可能是受克利伯特因子的影响,该地区附近出现了强烈的侵蚀现象。

李秀妍:虽然正在展开最大限度的隐蔽工作,但是因为位置不详,很有可能在不久的将来有实力的特别工作小组介入。 

李秀妍:我建议您尽快完成工作。

李秀妍:在回来的这段时间里,公司的事情会处理成出差。

朱时允:哈哈,看来您打算去哪里旅行呢?

朱时允:因为参考原因不知道所以不是问的。老师。

希尔德:朱时允? 你在这儿干什么?

朱时允:老师您要出远门了,不能老是看着。 

朱时允:作为学生,我真想帮您提行李。

希尔德:不需要。 

希尔德:当初把行李交给你,好比把鱼交给猫来处理会更有建设性。

朱时允:也就是说,是那样的意思。 

朱时允:其实我担心最近师傅的政策稍有变化。

朱时允:比如说对新进小队员的态度。 

希尔德:……

朱时允:我也正苦恼着该怎么接受这个情况呢……

朱时允:正好在适当的时候给了猎物

朱时允:从这次处理猎物的情况来看,我也觉得师父还是会像以前一样。

朱时允:所以说,这次打猎我也想同行……没关系吧?

希尔德:太不像话了……

朱时允:当然,你不会因为拒绝而认为我是不会跟随的人吧? 

朱时允:这样那样地跟着走,至少我还是在老师地视野里好不好?

希尔德:呼……

希尔德:可能也不是什么特别好的经验,我不知道为什么非要跟进。 

希尔德:随便你。


——part2——

希尔德:这里是希尔德。把外围的入侵体统统歼灭了。 

希尔德:希望更新猎物的准确位置和状态。

朱时允:长途通信状态不好啊。侵蚀速度比预想的要快。 

希尔德:在沙漠中通信被中断,真是糟糕。

希尔德:这样我才不知道该去哪里呢。 

朱时允:您放心吧,和老师不一样,我即使没有GPS,也习惯向导。

朱时允:因为在这期间没有看到对象特别移动的样子……

朱时允:可能往那边走就可以了。

朱时允:怎么了? 现在不觉得把我带来是万幸吗,老师? 

希尔德:哼,还只是本钱。承受住你轻浮的嘴的代价还不够。

希尔德:那马上出发……嗯? 

朱时允:怎么了,老师?有什么异常吗? 

希尔德:没有,那边有……好像有些熟悉的身影在挡路……

希尔德:是我的错觉吗? 

朱时允:是吗? 熟悉的身影?

朱时允:哦……?

朱时允:哈哈……应该是开玩笑吧? 那个?


◆2-2忏悔时间

——part1——

朱时英:哇~还有香草冰激凌,值得生活的世界啊。 

朱时英:五岁以后就没吃过了。

朱时英:虽然有军队补给品特有的工业产品的味道……

朱时英:嗯! 还是挺甜的!

卡琳:我派你去阻止那些入侵者,你一个人嘀咕什么呢! 

朱时英:不用担心。我在牢牢地守卫着防御线。

朱时英:卡琳小姐在空调吹风期间,我在烈日下受苦,在吃冰淇淋这程度还行吧? 

朱时英:啊,难道是我一个人在吃你生气了? 要给您拿一盒吗?

卡琳:不需要! 

卡琳:从现在起,我们将开始连接层次通道。

卡琳:如果途中出现侵蚀体,外套可能会受到干扰,任务可能会失败。

卡琳:现在用我们的力量已经不可能再做Dive了。

卡琳:如果硬着头皮去尝试的话,两个人会迷路,任务也会中断。

卡琳:所以……所以,在这里……

卡琳:……在这里,必须结束。

卡琳:所以不要把精力放在冰淇淋上,要集中精力保持防线。 

卡琳:明白了吗?

朱时英:……

卡琳:时英小姐?为什么没有回答? 又不想听我的话,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吗?

朱时英:啊,对不起。卡琳小姐,好像客人来了。 

卡琳:客人?是在设施里叫的志愿军吗?

朱时英:怎么说呢……

朱时英:虽然不太清楚,但我认为他不是个好对付的对手。 

朱时英:不管怎么样,请快点结束。从我的感觉来看,可能坚持不了多久。 

朱时英:那我就通信中断。

卡琳:时英小姐? 朱时英小姐?

朱时允:我,老师……我没想到要向老师提出这样的请求……

朱时允:对不起,能打我一个耳光吗?

朱时允:不管怎么说,好像在看白痴。

希尔德:这真是个卖力的提议,但似乎没有用。

希尔德 : ……那个虚幻的东西在我眼里也看得很清楚。 

朱时英:嗯嗯~也许有人长得像我。

朱时英: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 听起来像平行世界吗? 

朱时允:虽然不是一两件事可以确定的……但是首先这一项我一定会做的。

朱时允:你长得像我。我不是像你。 

朱时英:哎呀,我都没那么看,看来是个自我意识很强的孩子。可爱吧。

朱时英:对的,我以前就希望有个不懂事的弟弟。

朱时英:怎么样? 从今天开始要做我弟弟吗?

朱时允:我坚决拒绝。

朱时允:不像是双胞胎,也没有必要像姐姐一样让人心情不好。

朱时英:嗯,是的,那是。我喜欢那种冷冰冰的语气。

朱时英:遇到这样的也是缘分,作为姐姐应该送点礼物吧? 

朱时英:要不要吃香草冰激凌?

朱时英:这是我吃的,而且很好吃。

朱时允:如果是冰淇淋的话,我不喜欢,让人发抖!

朱时英:嗯嗯~适合我口味的话,我想你也会喜欢的……

朱时英:你不会故意装作不喜欢吧,弟弟?

朱时允:完全不会。 

朱时允:然后再说,我不是你弟弟。

朱时英:那你想当哥哥吗? 我不介意的。 

朱时允:那个也不喜欢!

希尔德:……这个世界上有两个朱时允,真是噩梦无双啊。 

希尔德:头痛好像要翻倍……

希尔德:喂,我们去的路上很忙。

希尔德:如果不想打架的话,让路的话就好了。

朱时英:啊,是吗? 

朱时英:作为弟弟诞生的纪念,我很想听从请求,但是……

朱时英:很遗憾,我的任务就是在这里阻止外人进入。 

希尔德:……

朱时英:嗯,不会花那么长时间。

朱时英:你稍等一会儿就能和平解决,怎么样?

希尔德:对不起,这边也是公务繁忙。我没有空等你。

希尔德:如果你不躲开的话,我会努力的。

朱时英:哈哈,那真是遗憾啊。 

朱时英:那么,我也会竭尽全力~适当地阻止你们。


——part2——

朱时允:哎呀! 漏洞百出!

朱时英:嗨哟!

朱时英:是故意给我看的,你看起来很激动吧?

朱时允:……知道吗? 因为你语气真烦人。

朱时英:你经常听到的话啊,哥哥? 难道这就是自我反省吗? 

朱时允:我的人生可没有什么可反省的,应该是你才对。

朱时英:这就是应该反省的部分,弟弟? 

朱时允:是弟弟还是哥哥,就一个吧!!

朱时英:是啊,一定要这样吗?我是贪心鬼,所以想两个人都做。 

希尔德:……再也听不下去了。 

希尔德:朱时允,让开。

朱时英:哈哈,这次轮到你了? 非常值得期待……

朱时英:呃呀!

希尔德:从临机应变的能力来看,实战经验还是比较丰富的。 

希尔德:但是还是很缺乏跳槽的机会。

朱时英:哈哈……我也不是去哪挨打的实力……

朱时英:这个有点超乎想象。

希尔德:时间好像已经拖得够长了,还嫌不够吗? 

希尔德:如果再妨碍我,我就不会适当地放过你。

朱时英:……

朱时英:虽然很想……但是我也要自己承担很多东西。

朱时英:即使说没有胜算了……做之前应该试试吧?

希尔德:没办法。那我们这边也全力对付。 

朱时允:老师?! 

希尔德:那是……?

李秀妍:老师……您听见了吗?! 

李秀妍:克利伯特因子反应……突然增加。

李秀妍:但是和一般猎物的反应不同……相当不同。 

李秀妍:这个……与其说是特定个体的反应,还不如说是……

李秀妍:好像通过某个通道一点点流出来。 

李秀妍:也许……这次猎物是从另一个世界过来的……

希尔德:……原来如此。 

希尔德:喂,小姐。 你等着的是那个吗?

朱时英:哈哈,我觉得是这样。

朱时英:看来卡琳小姐最终成功了。

朱时英:很抱歉我改口了……你可以去看看了。 我负责的工作已经结束了。 

朱时英:所以如果你没事的话,可以救我吗?

希尔德:厚脸皮和我的徒弟不相上下。

朱时允:不,老师。但即使尽管如此你的发言有些过分的吧?

希尔德:完全没有。 

希尔德:我想现在大概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希尔德:你……原来是Exyler

朱时英:Exyler?

希尔德:是的,偶尔有像你一样……有被被推来推去的家伙。 

希尔德:要不然不可能有两个像我的学生一样在一个世界上。

朱时允:……

希尔德:但是Exyler们很少有目的而来……

希尔德:是啊,他们大概想把一些处理困难的东西推到这边去。不是吗? 

朱时英:……令人惊讶。

朱时英:你怎么知道? 

朱时英:这种事情不是第一次经历吧?

朱时允:……

希尔德:多余的问题就谢绝了。

希尔德:既然已经完成的通道,就无法在其通过此处之前将其停止。

朱时英:对不起……

朱时英:虽然不知道怎么想,但是这是真心的。 

朱时允:什么意思? 穿越那条通道的存在到底是什么?

朱时英:那个……是几乎把我们世界都逼到灭亡,妄自尊大的高位侵蚀体。 

朱时英:我们为了阻止那个怪物,动员了所有手段......

朱时英:牺牲了大部分战斗力,都只是暂时停止它的行动而已。 

朱时允:……

朱时英:我和卡琳小姐的任务就是在侵蚀体不能动的时候,建立超长的层次通道,把它强行驱逐到一个非常面的反面世界。

朱时英:对我们来说,这是最后的手段。 

朱时英:按照原来的计划,没有人住的超高深也应该把家伙驱逐到反面世界……

朱时英:不知道是偶然……还是命运……我到了这样一个奇怪的世界。 

希尔德:……

朱时英:我知道,为了自己的世界,而牺牲另一个世界是不能被原谅的。 

朱时英:如果您要批评的话,我可以接受……

希尔德:没关系无所谓。 

朱时英:……什么?

希尔德:反正我们是来这里打猎的。 希尔德:虽然我不喜欢卷入这样的阴谋中……

希尔德:猎物会主动找你,你也可以说你省了不少不麻烦事。 

朱时英:喂! 你是到现在为止在听我说话吗?

朱时英:那是把我们这个世界给葬送了的怪物! 

朱时英:说要打猎,如果可能的话,当初我们根本就没有理由做这种事!

希尔德:这是让世界灭亡的怪物……

希尔德:猎取它们是我的专业领域。


◇act3

◆3-1榜样

——part1——

朱时英:卡琳小姐! 

卡琳:啊……时英小姐。

卡琳:辛苦了……现在都结束了。 

卡琳:既然一次维系通道已经稳定了,现在就没有办法回头了。

卡琳:nepirim很快就会来到这个世界。 

卡琳:时英小姐不管去哪里,逃跑都无所谓。任务结束了。 

朱时英:逃亡? 卡琳小姐呢?

卡琳:……我留在这里。

卡琳:如果这里是一个什么都没有的无底坑,我肯定会逃之夭夭……

卡琳:只要知道有人活着,我就不能无视它离开。

朱时英:唔,居然把命都投在了没有可能的战斗上。 

朱时英:我认识的你有点散漫,现实主义。

卡琳:军人为了任务,任何时候都要保持冷静。

卡琳:还有,我的任务是……

卡琳:刚才已经成功完成了。

卡琳:……还好。 

朱时英:只有一个人为了守护这两个世界献出了生命,这样……

朱时英:这对我来说是很难想象的事情。 

朱时英:有没有干脆让nepirim倒下的选择?

卡琳:……是?

卡琳:啊,那句话啊。

卡琳:对,作战计划中有一些内容差不多。

卡琳:在对面的nepirim还没有适应这边世界的地位差异的时候,我们发动进攻,制造空隙,然后

卡琳:通道消失之前返回......这是理想的内容。 

卡琳:但是那只是简单地写上希望事项的内容而已。

卡琳:说是现实性……完全没有。 

卡琳:如果当初能给nepirim一个有意义的打击是可能的,那我们根本没有必要去制止这种蛮行。

卡琳:骗人很美,时英小姐。但是有时不得不放弃。 

朱时英:嗯......我刚才也一直想说一些类似的想法……

朱时英:好像出现了意外的变数。 

卡琳:变数……?

希尔德:怎么样,你放弃了决定? 

希尔德:就算你不插嘴也无所谓。只要不打扰就行了。

卡琳:什么,这些人? 是朱时英小姐你带过来的吗? 

朱时英:带来了与其说是我牵着鼻子走,倒不如说是我被牵着鼻子走。

朱时英:他们提议过要不要一起猎杀nepirim。 

卡琳:猎杀?

卡琳: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想法,但是和nepirim斗争是自杀行为!

卡琳:虽然这不是我们牵着鼻子走的话……nepirim不是一天就能毁灭世界的。

卡琳:所以……还不如逃出来多活一点。 

朱时允:如果真的没有希望,那也是不错的选择。

朱时允:但是这次,就你讲的理想论,你去赌一下怎么样? 

卡琳:你是?!

朱时允:哈哈,这失礼了。我的名字……

卡琳:不是和时英小姐一模一样嘛!! 

朱时允:我是朱时允……

卡琳:一个不够,分裂成两个,打算折腾我到什么程度!

卡琳:头痛……好像要翻倍了……

朱时允:哈哈,我想大概知道两位是什么关系,所以更难过了。

朱时允:不过现在还是回到刚才说的理想论。

卡琳:……?

朱时允:这里有一个叫管理局的组织。

朱时允:一开始我们世界也对高层侵蚀体的攻击束手无策……

朱时允:因为管理局的帮助,现在可以应付了。

卡琳:管理局……?那我看到的技术差距……?

朱时允:是的。应该是由于管理局不存在而产生的差距吧。

朱时允:来了以后,我听说了时英的故事,那边的世界好像比这里要差很多。 

朱时允:只要管理局提供的打侵蚀体专用设备得到充分利用的话,

朱时允:这个nepirim侵蚀体的程度,应该完全可以对付。 

卡琳:可……可是……

卡琳:不可能……那种梦一般的事情是真的吗? 

朱时允:如果不相信的话,就直接用眼睛看吧。

朱时允:刚好被克利伯特的因子所牵引的第3种侵蚀体,好像出现在通道周围。

朱时允:用样品展示正好。


——part2——

卡琳:什么,什么。干掉了……?

朱时允:大部分好像都处理过了,老师。

希尔德:对,现在马上就要出现了。 

卡琳:居然是小矮子……

卡琳:这些都是……在我们世界里,这些怪物都是威胁国家存续的怪物……

朱时英:……

希尔德:从维度通道吸出的力量正在增强。 

希尔德:看来猎物正在逼近。准备吧。

朱时允:是哪种程度的等级?

希尔德:感觉到的水平只有第4种中级侵蚀体的程度。 

希尔德:肯定得亲眼看到才明白。

朱时允:作为拥有克利波特因子的猎物来说,还算不错。

朱时允:按照常理,老师负责前方,我负责支援可以吗?

希尔德:嗯,但是……侵蚀体比想象的多。 

希尔德:如果周围有那么多的干扰者的话,光靠我们两个可能会有点麻烦。

希尔德: ……那儿!

希尔德:垃圾无端投机者小姐们决定怎么办?

卡琳:……

卡琳:真的……能把家伙打倒吗? 那个可怕的怪物?

朱时允:世上哪有绝对的事?

朱时允:但是我们一直关注着侵蚀体的对抗,决策应该是大家的捆绑。

卡琳:我……我……

卡琳:如果你们允许,我想和你们一起战斗。

卡琳:对这家伙来说,很多人……还有我的同事们牺牲了。 

卡琳:当然,我在这个世界所做的事是不可原谅的……

卡琳:只要能处理掉那些被诅咒的nepirim,我付出任何代价都无所谓。 

卡琳:我……可以一起战斗吗? 能接受我吗?

希尔德:……

希尔德:这不是原谅谁就该说的话,所以很难。

希尔德:但是打猎这个家伙,反正是我该做的。

希尔德:我没有理由拒绝。

希尔德:那个叫nepirim的家伙,我和徒弟来应付。 

希尔德:拜托你们处理周围聚集的侵蚀体。 

希尔德:能行吗?

卡琳:当然啦!舍生忘死,我们会阻止侵蚀体干扰你们的! 

朱时英:啊,是关于那个。 

朱时英:能帮忙的人越多越好吧?

卡琳:什么?又胡思乱想什么,时英小姐!

朱时英:莫名其妙的话,真让人难过。不记得了吗? 

朱时英:你附近有一位非常有能力的潜在我军嘛。



◆3-2半辈子

——part1——

凯尔:……我听清楚了。 

凯尔:竟然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访问者……真是令人难以置信的故事。

凯尔:所以你问我,我是否协助拦截第4种侵蚀体? 

朱时英:哈哈,果然像卡琳小姐一样,要点整理得准确。

朱时英:正如你所说,现在我们需要多一个帮手。

凯尔:你那么轻松的态度是什么?! 

凯尔:给这个世界带来灾难的使者是你们啊。

凯尔:有点觉悟好嘛!

朱时英:是,是……是的……

朱时英:果然是没发生过的事!……这会很难吗?

凯尔:不是理所当然吗!

卡琳:……

卡琳:虽然现在还很难相信,但也许你……我以为是这个世界的我。

卡琳:根据时英小姐的描述,你也是Delta seven的一员。 

卡琳:我也是我们世界的Delta seven部队的一员。 

凯尔:那有什么关系? 那只不过是偶然。

凯尔:我承认这是一个有趣的故事……与现在讨论的主题毫无关系。 

卡琳:我们世界的Delta seven队员……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凯尔:……是吗?

卡琳:其他队员都是在和那个nepirim的战斗中阵亡的。 

凯尔:……

卡琳:否则,我不可能把这样重要的作战行动与轻率的自由外援进行。 

朱时英:真轻薄啊……虽然事实有点过分了。

朱时英:但是这种生存率只有0%的作战也跟过来了。 

卡琳:……正如您所说,它是世界上不可饶恕的罪犯。

卡琳:我并不想对它进行辩解。如果你愿意,我将承担任何责任。

卡琳:但是如果你和我长得像的话……

卡琳:这次行动是战友牺牲准备的,对这次行动有什么意义……您能不能稍微理解一下?

凯尔:……

卡琳:拜托了! 请与我们合作! 

凯尔:你和我只有一个不同的地方。 

凯尔:我不会因为那种感觉的原因而行动。

凯尔:我从中将那里学到的是,纪律才是军人的使命。 

卡琳:哈,但是……

凯尔:还有,中将说了这样一句话。 

凯尔:保护人们免受外界威胁,这才是军人应承担的最大义务。 

卡琳:……!

凯尔:如果任由第4种侵蚀体横行霸道,其危害都会让平民来承受。

凯尔:作为Delta seven的队员,我不能对这样的表现视而不见。

凯尔:是的,现在我会把一些小问题搁置下来,跟你们合作。 

朱时英:果然!偶尔变得大方的也和卡琳小姐很像吧?

凯尔:不要太喜欢。只是说的去做。 

凯尔:事情了结之后,我一定会为我的名誉埋单,让你们走上法庭。 

凯尔:我想你最好好好考虑一下你的想说的话。

朱时英:啊啊……果然像卡琳小姐一样细心……

卡琳:没有,谢谢。就那样做也没什么希望的。

凯尔:那大家先去仓库吧。

卡琳:仓库啊......?

凯尔:因为是第4种侵蚀体......我无法和这样的存在赤身作战。

凯尔:幸运的是,这里是管理局研究易建联技术的地方。

凯尔:所以拥有很多技术水准为4阶段的最高级对抗侵蚀体的战斗装备。

凯尔:这些是研究用的普罗托型的,当然在实战中也是有效的。 

凯尔:所以在仓库里找找你们用得上的东西。

朱时英:哇!那太棒了!

朱时英:用这种先进的发展技术制造的设备会是什么性能,早就很期待了? 

凯尔:......不要太依赖。

凯尔:因为我不知道面对第4种侵蚀体能坚持多久。 

朱时英:是吗?刚才他说他很容易处理?

凯尔:这是什么话? 

凯尔:如果是第4种侵蚀体,在这边的世界也是非常严重的威胁。

凯尔:这当然不是足以担心世界灭亡的灾难......

凯尔:这不是这样几个外援聚在一起就能阻止的敌人。 

凯尔:所以我们的目标就是拖延时间。

卡琳:时间吗? 

凯尔:是的。尽量抓住那家伙拖延时间......

凯尔:需要等待了解情况的中将和大校的支援。

凯尔:如果是他们...... 这种第4种侵蚀体完全可以打倒。

凯尔:所以我们必须做好一切准备,坚持到那个时候。 

凯尔:快跟过来!

卡琳:啊,我知道了! 

朱时英:是是~知道了。


朱时允:……终于出现了。 

朱时允:但是……

朱时允:很特别的形态啊?这似乎是现有管理局分类类别中没有的类型……

朱时允:老师您见过吗?

希尔德:……那是?

朱时允:老师……?

希尔德:没有……虽然差不多,但是不一样……

希尔德:那......只是稀释的血液中生成的退化体? 

朱时允:退化体?您在说什么? 

希尔德:不,没什么。

希尔德:有点……只是想起不好的往事而已。 

朱时允:嗯……

凯尔:那个……

凯尔:光是接触皮肤的感觉就知道了。 确实是第4种侵蚀体。

希尔德:大家都准备好了吗? 

朱时英:当然了! 出生以来打算玩得最痛快的一次!

卡琳:我也是万无一失! 后方不要担心! 凯尔:但是你们两个人真的想正面攻击吗?

凯尔:我看是太莽撞了。老老实实地一起进行防御战吧……

希尔德:蛮横的还是怎么样的,经过战斗应该会明白的吧。

希尔德:那就走了!好好跟着来! 

朱时允:不用担心,老师。请小心脚下。


——part2——

卡琳:处置了……?

卡琳:那nepirim……真的……?

卡琳:虽然听说可以处置……说实话,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是……

卡琳:唔……呜呜……

卡琳:现在……又到了见先走的队员的白天了……

朱时英:卡琳小姐,别哭了。啪! 不是高兴的日子吗?

卡琳:呜呜……呜呜……呜……头发……乱了……呜呜……别摸了,时英小姐!

卡琳:唔……呜呜……

凯尔:……如果没有亲眼看到,我也很难相信。 

凯尔:除了上校外,还有第4种侵蚀体和正面对战,能取得胜利的外援……

凯尔:你们到底是谁? 

希尔德:我们是平凡的三流特别工作组的职员。

希尔德:这不是像你这样高职位的人值得注意的地方。

凯尔:别开玩笑了! 

凯尔:这样看来,怎么知道这里的事情也是疑问。

凯尔:基地内发生的事情还没有在Delta seven总队发现! 

凯尔:可是你们是怎么知道这里发生了事情,而且到达的呢?

凯尔:就像事先知道那个怪物也会出现一样! 

希尔德:……太累了。

希尔德:朱时允。 

朱时允:是的,老师。我好像也跟着明白了?

希尔德:......这次就那样说吧。

希尔德:拜托你后台处理一下。 

朱时允:但是对于那个程度的高级counter来说,很难期待会有太大的影响力。 

朱时允:最多有几个星期……没关系吗,老师?

希尔德:没关系。因为只要离开这个地方,即使回忆往事,也没有证据。 

希尔德:剩下的由李秀妍来处理。

希尔德:……就像往常一样。 

朱时允:那么,我知道了。

凯尔:你说后处理? 是什么意思? 你想做什么?! 

朱时允:来,凯尔翁少校。请照顾一下这边。

凯尔:到底要看什么? 我……

朱时允:来……好!这里什么事都没有。不是那样吗?

凯尔:你在胡说些什么?! 当然什么事都没有! 

朱时允:是的……除了易感反应炉爆炸之外。

凯尔:……

凯尔:是的……实验失败了……

凯尔:我有点头疼……感觉很奇怪。 

朱时允:对,生病的话应该休息。管理身体也是优秀的军人应该拥有的态度。

朱时允:去那边休息一下,然后把同事收拾好,向上级报告。 

朱时允:说实验失败了,没有什么特别的。

凯尔:即使你不说,我也要做的很清楚。 

凯尔:那我……去看看。 

希尔德:呼呜……

希尔德:不管什么时候都一样,但每次看到你的时候,都会觉得你的能力很差。 

朱时允:哈哈,老师。让别人说如此的话会受到伤害的。

朱时英:哇哇! 刚才那个是怎么做的?我也想学! 教教我! 

朱时允:……先走一步,到那边去!

朱时英:哎~怎么了?哥哥~

朱时英:这辈子第一次遇到生活在这个世界的妹妹,能不能教我那种程度? 

朱时英:看哥哥能用,我也学得了吗?

朱时允:就看你是姐姐还是妹妹吧……

朱时允:当然我觉得普通男女是最好的。

朱时英:又说不过去。我们之间真的这样吗? 

朱时允:我再说一遍,我们之间是外人。

朱时允:完美! 没有再考虑的余地! 

朱时允:还有……即使教你,你也不会用。

朱时允:我们确实是因为某种惊人的巧合而诞生的,但是……

朱时允:你没有感觉到龙穴。

朱时英:龙穴? 那是什么?

朱时允:那个……

朱时允:可能不知道更好。 

朱时英:诶,那是什么? 没意思,结果只有自己能写。

朱时允:哈哈,是吗? 

朱时允:这样也受到各种制约……

朱时允:随意使用言令的话,老师可能会失声。 

朱时英:是,是吗? 那有点害怕……

希尔德:那就到此为止了,不速之客们。

希尔德:现在该怎么办? 要回去吗?

卡琳:能够活着回来,这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卡琳:那样也可以吗? 我们所做的事情……

希尔德:别在意。没有损失,我们也只是做了该做的事。 

卡琳:但即便如此……

希尔德:这里不是你们的世界。你们也没有什么要负责的。

希尔德:你叫来了怪物,还是叫来了恶魔……这是在这边的世界里要负责的事情。

希尔德:没有,反而是想承担责任,那太难了。 

希尔德:如果像你们这样的Exyler增加的话……会很麻烦的。

希尔德:所以这是好意……警告。 

希尔德:回去吧。

希尔德:回去……尽最大的努力……

希尔德:活到可以活着的时候。

卡琳:……

卡琳:你……我知道了。 

希尔德:……

卡琳:知道了。感谢您的好意。

卡琳:那我们回去看看。 

卡琳:正如你所说……。我会尽力地活下去。

卡琳:……直到你能活下来。 

朱时允:那我祝妹妹回到那个世界,并度过美好的时光。

朱时允:最好不要再看到作为参考的事情了。 

朱时英:哈啊……很无情。

朱时英:但是不要担心。不会再如愿以偿了。 

朱时英:娜娜卡琳小姐迎来安乐的晚年生活……也许没有。

朱时允:诶?什么意思? 

朱时英:啊,没有说明吗?

朱时英:那个……刚刚处理完的nepirim……所以说四种侵蚀体。 

朱时英:这个结局是知道的。

朱时允:……

朱时英:小家伙是早产的。比预定时间早醒了。

朱时英:在我们世界里,这样的家伙睡着的茧子……

朱时英:被发现的就有两千多个。

朱时允:怎么说呢……?

朱时英:因为连这样的早产儿都没能对付得了……如果其他的茧子醒过来的话,那应该算是真的结束了吧。

朱时英:如果像你们所说的管理局这样的组织在我们这个世界也有的话,那……

朱时英:也许可以想出其他的办法。

朱时允:……

朱时英:但是,根据研究,离孵化至少还有20年。 

朱时英:我们是为了赚那20年才展开的这个作战。 

朱时允:……原来如此。

朱时英:哈哈哈,不用做那种表情。 

朱时英:我嘛,只要能多活一天就没事了。

朱时英:你……因为是我……你懂什么意思吗? 

朱时允:当然了。

朱时润:那就祝你剩下的时间愉快,无怨无悔。 

朱时英:你也是一样。

朱时英:老师这人看起来有点怪,连我的一份都让我幸福地生活。 

朱时允:哈哈,努力吧。

朱时允:……

朱时允:我……但是……

朱时英:嗯? 

朱时英:什么啊,我们之间有什么好害羞的。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

朱时允:那个……因为……所以说……父母……还好吗? 

朱时英:啊哈,爸爸,妈妈?

朱时英:在避难地区好好呆着。因为以参加这次作战为代价获得了居住权。 

朱时英:怎么样?这样子的话,能听到孝女的声音吧?

朱时允:哈哈……当然了。

朱时英:你也好好侍奉父母。总之,会比我们世界更好。

朱时允:是的……

朱时允:是的。 

朱时英:那就拜拜~ 再见这世界的另一个我~


希尔德:……

希尔德:不是有什么要问的吗? 

朱时允:是啊……不太清楚。

希尔德:……

朱时允:啊,有一个疑问。

朱时允:晚饭要怎么解决? 进去吃吗? 还是出去吃?

希尔德:哈……

希尔德:那当然要进去吃。 

希尔德:李秀妍还偷偷带了信用卡。

希尔德:今天有想吃的东西就尽情地吃吧。 

朱时允:哈哈,那很棒。


◆3-3盲点

——part1——

李秀妍:情况结束了。 

李秀妍:最终报告出来可能需要一段时间,但是……

李秀妍:正式计划以空军技术研究所的新型反应炉试稿结束。

李秀妍:这是一个很有潜力的项目……要想重新开始的话,需要很长时间。 

老板:是啊。没有其他特别事项吗?

李秀妍:怎么说呢……如果除去老师以出差费的名义使用的超值费用,没有什么特别的。

李秀妍:真正担心公司经营的只有我。 哈哈……

老板:那还行吗? 

老板:作为经营者,不应该因为吃的东西而小气。

李秀妍:是的,如果对象是真实和正常的职员,我也不会说这样的话。 

李秀妍:……

李秀妍:啊,还有个人想给你说的话。

老板:真是怪事。是什么?

李秀妍:你是谁……虽然现在还不清楚你有什么目的……

李秀妍:至少我想给你一个感谢,感谢你们为我们世界建立了管理局。

李秀妍:否则我们也会和那些Exyler们遭遇同样的命运。 

老板:……

李秀妍:以后也……我希望我能监视你。 

老板:……我会努力的。 

李秀妍:那就到此为止。



没用(0)

5人点赞

创建于2020-06-16 15:46:49 举报帖子

  • 选择关注的人

贡献值

声望值

粉丝

  • 选择关注的人
我哪里做的不好,你可以告诉我么?

为作者打赏K币

选择赞助方式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